有一次,他在我面前,一件一件把衣服脫掉,大字形的躺在床上。

那是我第一次用我的肉眼,在紫色與紅色的光暈交疊下,看清楚他肉體的真實。忽然是一陣暈眩,綠色木頭窗外,看不清楚是誰開始吹著,那種細長縈繞的餘音,拍動著門窗。

我在他的牛仔褲的口袋,找到扁壓扭曲的煙,捲成像蝸牛那樣,我小心翼翼攤平,放在嘴裡不停的咀嚼,嘴巴一張開,就是一層一層的極光。

這是一個人的身體。這是他的下體。

我不知道,到現在這個時候,到底有沒有應不應該的問題,應不應該打量仔細觀察,像詩人走在路上,看到一群小孩繞著鐵樹,發現新世紀的象徵介殼蟲那樣的打量他的性徵。

我決定鎮定下來,我坐了下來,在他的床斜前方的桌,把剛剛嚼爛的煙全部吐出來,呸呸呸的,撒在桌上,隨手拿了一張沾著醬油油汙的愛買廣告再全部捲起來,放鬆我的身體,翹起腿,手肘抵著桌緣,緩緩拿起煙,點,抽,吸,吐。

我抖弄我的蘿蔔腿,挑起我像男孩子的濃眉,想像自己是極具風情完事的風塵女,我不知道像我這樣十五歲的女孩,為什麼要想像自己是妓女,可能是這是至極墮落最清晰的語言,滿身灰塵與風沙,像是從荒漠裡走來,不知道往哪裡走去。

在我們隱秘的微小世界裡,有溼黏的熱帶雨林。

我一頭捲長髮亮光黑皮膚,踏著軟溼的泥土,用巨大灌木葉遮著臉。而不是像現在穿著Hand Ten的寬大T頹著姿態坐在這裡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VE12 的頭像
EVE12

剩下燃燒起來的昨日

EVE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