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次,當他醉的像三太子起駕的時候,他就會靠近我,我會沿著田邊與海濱公路扛著他回家。

在他家的浴室,把自己從頭到腳都洗一遍。

起點,被食指撫摸的,酒窩。

下一站,被溫熱掌心覆蓋的,後頸。

將要抵達,並肩走路被手臂攬著的,側胸。

停靠站,確認喝了多少酒的,小腹。

終點,承載著手掌重量的,大腿。

把他曾經抵達過的每一個地點,都用沐浴乳卸除乾淨,擦乾身體,迎著微黑的夜與海風,走路回家,身體的記憶此時像是酒精揮發,緩緩的,遊走於空氣之中,我聞到那個氣味,我的臉埋在他胸口時,他的身體酒氣深處,那個混雜著古龍水味,更裡面的,只有他會有的。

我試圖,清醒過來,遠方黑色的海面,有船緩緩向海岸線航行,鯨魚在海底沿著星光的地圖游動,透過海水的震動,來到我赤裸的腳底,直至夜裡我無法看見的,自己。

那時候,我覺得我的身體不是我的,我沒有任何身體觸感之外的感覺,可是,總在酒醒之後,當我把散落在腦海裡的碎片拼湊成組的時候,感覺極其混亂。

我的身體已經離開,靜置在南極洲的冰層底。

無論他在想些什麼,對我來說,都不重要,或許這就是我最固執的地方,我不想知道,那到底是欲望還是愛情,是酒精還是費洛蒙,是氣味還是模糊一片的視覺。

我往學校裡的樹林走去,踩著乾枯的樹葉嘶嘶作響,有人在叫我,但我不想回頭,腳步聲越來越近,晃動的光影不斷的掠過我深褐色的皮膚,忽明忽暗,像是以前從萬花筒看出去的世界,轉動,閃爍,靜止。

我的背部一陣溫熱,雙手被固定住了,我反射性的抱住自己的身體,有些害怕,但並不僵硬,這是最後的底線。

創作者介紹

剩下燃燒起來的昨日

EVE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gp
  • 很有意境呀....
    跟我最近在讀的春樹先生頗有感應。
    期末報告加油囉^^
    畢竟,你課都修完了呀...(羨)
  • 感謝你~
    正在加油中!
    希望可以趕快出去玩。

    EVE12 於 2009/06/30 15:57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